• <i id="viypr"></i>

    <i id="viypr"></i>
  • <i id="viypr"></i>

      <span id="viypr"></span>

      书海小说网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41. 太一谷现状(下)

      41. 太一谷现状(下)

        “你猜现在玄界最狠的女人是谁?”上官馨笑嘻嘻的问道。

        “四师姐吧。”苏安然随口说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上官馨一脸惊讶。

        “二师姐,我不是傻子好不好。”苏安然一脸无语,“我刚问了你三师姐和四师姐的近况,然后你又反过来问我,那么答案肯定就是三师姐和四师姐中的一位。……就我所知,三师姐一心向剑,而四师姐三千年前就是横压当世的人,那么答案肯定就只有四师姐了。”

        上官馨了然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苏安然小有得意的笑了一声。

        但上官馨的下一句话,就让苏安然的脸色瞬间僵住了。

        “不过你猜错了。”

        “居然是三师姐?”

        “她剑道又精进了。”上官馨望了一眼苏安然,那眼神让苏安然莫名的感到有些不安,“她本来就是极情于剑的人,剑术精进速度极快很正常,只是这一次有些不太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

        “小三渡苦海了。”上官馨语气幽幽的说道,“她自天穹梧桐秘境归来后,剑道一日千里。在你们来了天元秘境的第二天,她就入了苦海,然后三天后便晋升第二界,一月内转战各处,败苏云海、穆一剑、黄颖三人,与谢老鬼战成平手,正式成为第八位绝世剑仙。”

        苏安然眨了眨眼,心中觉得震撼。

        毕竟他现在不是当年什么都不懂的小白了。

        苦海有三个境界层次。

        佛门称其为欲界、色界、无色界,道门则认为此境界乃是传闻中的道家斩三尸之举。

        只不过道门找不到更有力的证据来证明三尸的存在,所以玄界的观点基本偏向于佛门。

        横渡苦海的方式不尽相同,几乎没有任何一名修士能够复制前人的道路从而突破,所以这一个层次境界是没有经验可言的,每一名修士都必须要直面本我意识。而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佛门和道门都一致认为,苦海境就是修士斩去尘缘因果,真正摆脱天道影响,从而超脱生死的一环,因此也就认为,想要横渡苦海便必须要了却一切因果干涉牵扯,孑然一身上路,否则只会沉沦于苦海之中,永世无望大道根本。

        也因此,在玄界中,苦海三境便普遍被冠以欲界、色界、无色界的说法——其中欲界,指的便是自身的欲望,以及因欲望而产生的各种因果牵扯;色界则是与后代血脉相关的牵扯和其所衍生出来的一系列因果纠缠,这也是很多修士哪怕有道侣之后,也往往不会那么快就诞下后代的原因。

        至于无色界,便是已经超脱欲界、色界,斩断了这两大因果纠缠之后的第三个境界。

        根据各方说法,这个境界层次其实是一个积累,一种沉淀。

        或者说,是最后审视自我、认识本我、觉醒真我的过程。

        一旦最终明悟,也就可以彻底登临彼岸了。

        往往很多横渡苦海的苦海境修士,便是被卡死在这最后这一步积累的环节:他们无法正确的认识本我——套用黄梓的说法,就是这些家伙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未来想要当什么样的人。

        不过武道修士一般不认可这种说法,只会称第一界、第二界、第三界。

        而儒家修士比较特殊,他们通常都不会有苦海境的困扰。

        反倒是一大群说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大和尚,常常会被卡在色界天——依旧套用黄梓的说法,这群大和尚见识不够。这也是道门为什么会有历练红尘的说法,毕竟道门不比佛门,他们是可以近女色和男色的。

        太一谷的十名弟子里,除了因为某些原因至今都还未能突破到地仙境的几人外,其他几位都因为各自的一些问题所以不敢横渡苦海:上官馨武道成痴,执念太甚,入苦海肯定得沉沦欲界;叶瑾萱戾气太甚,同样执念太甚,不手刃当年的渣男,同样也渡不过欲界;魏莹如今一心扑在地之四凶上,没收集齐全的话,这份因果断不了,同样渡不过欲界;宋娜娜则是被天道所排斥,苏安然不渡苦海,她就不敢入苦海。

        而苏安然自己?

        他这次入天元秘境,最主要的一个目的,就是为了找当年被他放跑的裂魂魔山蛛,只有斩了这玩意,他的因果才算彻底了结,之后才能开始横渡苦海。

        至于王元姬。

        她已经不当人了——她与万界中枢彻底融为一体,等同于成了万界天道化身,所以在万界小世界里,那些小世界的力量天花板有多高,她就能够发挥出多强的力量;而玄界不归万界管,甚至因为玄界有自己的天道运转,王元姬想要在玄界出现的话,还得压制住自己的天道气息,这便等同于她在玄界甚至无法借用天道的力量。

        也正是因为苏安然如今对苦海境相当了解,因而听到了二师姐上官馨的话后,才会更加的震惊。

        剑狂.穆一剑。

        幻海剑.苏云海。

        邪剑仙.黄颖。

        剑痴老人.谢老鬼。

        这四人可是玄界存世于今的七大绝世剑仙,自家三师姐能打败其中三人,仅于剑痴老人.谢老鬼打成平手,这也就意味着唐诗韵的实力已经不弱于彼岸境了,甚至很可能比一般的彼岸境修士还要更强!

        “三师姐真是厉害,居然能战胜三位绝世剑仙。”

        “我话还没说完呢。”上官馨语气幽幽,“小三和谢老鬼打成平手后,她就又一次闭关了。你来天元秘境也快两年了,玄界怎么也过了小半年的光景,你该不会以为小三还在原地踏步吧?”

        “难道说……”

        “她第二次闭关两个月,出来后以苦海第三界的实力再度约战谢老鬼,一剑败之;然后又约战周不为,三剑破阵,败之;最后约战凰菲菲,在我进来天元秘境之前,听闻到的最后消息,是她与凰菲菲战成平手,但凰菲菲也说了,如果小三登临彼岸,那么她就是对手。”上官馨吐出一口浊气,神色显得有些不满,“以前还是被我一拳就能打哭好久的家伙,现在我都没办法和她交手了。”

        听着二师姐如此闷闷不乐的发言,苏安然突然有一个想法。

        “二师姐。”

        “怎么了?”

        “你该不会是跟三师姐切磋,然后被三师姐打败了吧?”苏安然有些惊讶的问道,“以你的武道修为,玄界的蛟龙你都能单手宰杀,没理由来到天元秘境反而不行啊。而且……大师姐居然还给你包扎成这样,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寻常的伤势,你这是被三师姐的剑气伤到根基,所以才来天元秘境找大师姐医治的吧?”

        上官馨脸色一红,转过头哼哼唧唧了几声:“怎……怎么可能!哼,小三虽然现在很厉害了,但是,怎么可能让我伤到根基,我这就是太过大意了,所以才被那条龙蛟给打伤的,也就是大师姐小题大做,才把我包扎成这样的!你在胡说些什么!”

        苏安然懂了。

        如二师姐和三师姐这般天才,她们的切磋,三师姐肯定也不会放水——当然,三师姐如果敢放水的话,那么她肯定也会被二师姐锤得满头包——所以两人的比试很可能就出现了一些意外情况,最终导致二师姐被三师姐的剑气侵蚀伤到了根基,因此只能来天元秘境找大师姐了。

        而此前大师姐发火的原因,应该也不是单纯因为三师姐失血过多的原因,而是她发现了二师姐体内有三师姐的剑气,怒于两人比试切磋没轻没重,然后二师姐进入天元秘境后居然不老老实实过来,反而去跟有条龙蛟打架,导致身上的伤势有恶化的迹象,因此才会大发雷霆。

        “四师姐呢?”苏安然决定不去揭二师姐的伤疤了,“她现在怎么样了?”

        “在我回来之前,她现在已经是西州那边第二大的大势力了,西门世家和真元宗对她恨得牙痒痒的,可又无可奈何。”上官馨感慨了一声,“我的师妹们都是些妖孽啊。”

        二师姐,你也是妖孽好不好。

        苏安然没敢把这槽吐出来,只能装作相当惊讶的样子:“四师姐怎么就成了西州第二大的大势力了?她是如何做到的?”

        “虽然我在老四身边呆了挺长一段时间,但老实讲,我也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的。”上官馨的眼里露出了几分迷茫之色,“我就看着她东跑跑、西跑跑,每天不是骂人就是骂人,然后突然有一天,她就让我跟着她一起去了西州,我和她一起把窥仙盟扎根在西州的废物打跑后,真元宗的宗主和西门世家的家主就都跑过来见她了。”

        “他们说了些什么我没太在意,反正后来小四跟西门世家的人打了一架,虽然我们打赢了,但小四还是很是很生气,说什么这波亏大了,让西门世家得了个大便宜。不过她转头就跑去跟真元宗的人见面了,然后回来后就笑得很开心,说这波不亏,西门世家建立皇朝的计划彻底失败了。”

        “反正现在小四麾下,人族、妖族、鬼族都有,甚至还有不少保持着理智的堕魔者,虽说不管怎么看,都挺像话本传记里所说的大反派,但我偷偷出去看过,依附于小四的那些人生活其实都很不错,就连凡人都能安居乐业。……反正比西门世家那边的情况要好就是了。”

        听着二师姐上官馨的描述,苏安然大致上是听懂了。

        西州的大势力并不多,也就是西门世家和真元宗,最多以前再加上一个藏剑阁。

        不过自古以来,西州是出了名的鱼龙混杂,妖族、鬼修比比皆是,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西州相当排斥佛门和儒家,毕竟这两个修炼体系都有些死脑筋。但也因为西州的情况过于特殊,所以并没有出现如东州那样变成东方世家与欢喜宗二分天下的局面,基本上三十六上宗在西州也是拥有一定话语权的。

        但这一切,随着四师姐叶瑾萱的入驻后,局面就彻底被颠覆了。

        她先是打跑了窥仙盟的力量,奠定了自身在西州的话语权,然后又和妄图效仿东方世家建立皇朝政权的西门世家做了一场,虽然在个体实力上略微强于西门世家,但在底蕴方面显然略有不足,因此是吃了个闷亏,这也就是所谓的“赢了战术、输了战略”的典型体现。

        不过叶瑾萱显然不是那种吃了哑巴亏会默默忍受的人,于是她跑去联手真元宗,然后给西门世家添堵了。

        如此一来,西门世家自然也就无法建立西门皇朝,只能跟叶瑾萱平分西州——或许还要加上一个真元宗,来个三分西州。但不管是哪一种,叶瑾萱显然都不算吃亏,反而是赚了一笔,如今不仅在西州彻底站稳脚跟,还成为了西州第二大的势力,而且这个第二大,很可能在综合实力等方面要强于西门世家,这才导致西门世家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乖乖妥协。

        这么一番计算下来,苏安然发现,太一谷现在留在玄界的弟子,都赚麻了啊。

        三师姐唐诗韵距离登临彼岸就差最后一步了,现在玄界在个人武力方面能胜她的恐怕不多了。

        四师姐叶瑾萱则建了一个实力真正达到十九宗水准的大势力,在玄界的地位可以说举足轻重。

        六师姐魏莹是兽神宗的下任接班人,虽说兽神宗目前实力不强,但这个宗门的底蕴非同一般。

        苏安然转过头望向二师姐。

        这么看来,二师姐反倒是成为了最大的输家啊。

        “小师弟,你用这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干什么?”上官馨皱了下眉头,她觉得苏安然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

        “二师姐啊,我突然有一个想法。”

        “你想干什么?”上官馨警惕的问道。

        “你二师姐你是九师姐的亲姐姐对吧?”

        上官馨点了点头。

        “九师姐为天道所不容,任何跟她太接近的人都会倒大霉,所以你想想……会不会是因为你身为九师姐亲姐姐的这层缘故,因此才会如此不幸?”苏安然小心翼翼的说道,“毕竟,此前你被困在幽冥古战场几百年,现在才刚出来没多久,你就莫名其妙的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还伤到了根基,怎么想都……不太对劲啊。”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8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