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viypr"></i>

    <i id="viypr"></i>
  • <i id="viypr"></i>

      <span id="viypr"></span>

      书海小说网 > 唐末大军阀 > 911 魏帝晋主,御驾亲征

      911 魏帝晋主,御驾亲征

        由一众亲随健骑护卫,石敬瑭抡动马槊,策应着伏在马背上的李嗣恩奋力突围。不远处錾金虎头龙牙枪的枪尖如蛇信般骤然吞吐,正前面一员骑将的心窝登时被搠出个血洞,而仰面栽了下去,旁边又有三名骑兵顿时如遭雷殛,也先后倒翻坠马。

        扬武军锐骑聚拢过来,追随葛从周赶杀上去,群骑驰骋,从那些倒毙在地上的尸首上轰隆隆践踏而过。而坠下马后尚还有一口气在,而辗转呻吟的伤兵,就见碗口大的铁蹄直朝着自己身上踏来...伴随着一声尖叫、几声惨嚎,便也被踏得不成人形。

        葛从周杀溃了前来截击的敌骑,策马望去,就见石敬瑭护卫着挨了他一记重击的李嗣恩要冲出战团,赶忙朝着东面退去。

        敌军要退,当然不能任凭他们离去,葛从周、谢彦章立刻喝令麾下部众掩杀,整个旷野间又是一片波翻浪涌。好歹有石敬瑭所部军旅策应,后唐兵马还不至被魏军精锐杀得一哄而散,而落荒而逃,只得任由敌军追兵大肆宰杀。可是从厮杀焦灼的战场上撤离,也总少不了还要再丢下大量的尸首......

        石敬瑭率部西奔来援,对上葛从周这等名将,也只能护送李嗣恩尽快撤离。魏军又胜一阵,而南面还有贺瑰趁势北进,终于还是拿下了柏乡、临城二县,再攻下赵州全境,看来也已是势在必得。

        待报急军情传至太原,一时后唐朝野震动。本来突然出兵攻打昭义军,结果本来的攻方损兵折将,原本的守方大举进犯...当然也免不了朝堂内议论纷纷。

        而文臣武将会聚于太原内朝大殿之时,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口。

        坐在龙椅上的李存勖沉默不语,目光森寒,脸上一片阴霾。虽然他一言不发,可是皇帝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现在的李存勖就处于爆发的边缘,也使得大殿内的氛围压抑到了极处。

        往日的李存勖豪放爽朗,还有几分玩世不恭。即便也有大怒处死属下臣子的时候,但气性过得也快。可眼下他眼冒戾气,满脸阴森寒意,也明显有别于平日恼怒时的模样。

        父皇心腹白袍史都督之子史建瑭,亦是我朝栋梁将才,结果如今就连他也中伏战死...义兄嗣恩,为山东一条葛杀败,即便有横海军石敬瑭奋战救援,可是也已震伤了心脉,非但无法再上阵厮杀,终日卧在塌上,也不知还能撑多久...李存勖满心恨意,不止是因为痛失良将,心中隐约的也感到有股莫名的邪火,也使得他愈发的焦躁。

        李存勖仍旧还以为,自己必然能完成父亲留下的三箭遗命,也仍会是成就河东李家霸业的雄主...然而本来有人还能督促约束时,李存勖尚且知道自省,然而身边尽为奸佞谗臣,他短于为政待人,性情偏执,而并无接受忠言雅量的弊端全都暴露出来,可是他又决计不肯承认自己已经开始沉溺逸乐、宠信佞臣......

        而这次战事不利,痛失大将,更是刺痛了李存勖敏感的神经。

        朕当年继为河东之主,受父皇遗命,多少年来励精图治,终于得以覆灭梁贼,为唐雪耻,令国祚中兴,再与魏帝争衡天下...这也是凭着朕栉风沐雨、亲冒锋镝,而打拼下来的霸业!

        而南朝占据中原,比起我朝殷富,疆域更为广阔,也全因魏帝确实太会把握时机了...若论文治,朕或许不及他,可是若比武功,朕既然要入主中原,为正朔成就帝业,又岂能再输于南朝!?

        李存勖心中念着,狠狠咬牙,眼中也射出两道骇人的厉芒。他忽然缓缓开口,语调略显沙哑,也透着几分阴冷:

        “父皇以雄图而起与河东,朕已赌誓必要完成父皇遗命,而比起伪梁朱贼,南朝魏帝,的确是更难对付的敌手...如今成德军更是不容有失,否则镇、赵等州府为南朝所占,做势也要将我朝领土隔断开来。以如今这等形势而言...这一战,朕要御驾亲征!”

        ...后唐皇帝李存勖,终于还要要亲自出征了,毕竟还是要凭着他为世人称赞的出征军事才能,去与李天衢争锋。而河东李家,相较于魏朝,也仍更偏向于一个称帝建制的军事集团...所以如今这般国情,更不能让魏朝要通过战争的方式继续压制己方势力。

        当后唐帝君亲自统军出征的消息传至魏朝,汴京朝堂当中,早已拿定主意的李天衢便召集众臣安排妥当,京畿殿前司诸部军司调动起来,民间到处也都是副备战的忙乱模样。

        魏朝、后唐这两大国以往虽然冲突战事不断,可是如今却是双方帝君集结兵马御驾亲征,这也无疑会是一场影响天下局势走向的大战。所以南吴、蜀国、南楚、吴越、闽国、粤国...乃至各处地方自立藩镇之主,诸方势力,也都将注意力集中在北地,密切关注着这场大战最终的结局又会怎样。

        而李天衢、李存勖调集大军,出征前后,位于昭义军的高行周、夏鲁奇,以及行军至横海军与淄青军交界处的王晏球所部牙军,与后唐几路牙军又进行了几次交锋,但是彼此都没有发动全力......

        高行周与夏鲁奇这两员魏军中的后起之秀胜场更多;而王晏球与李嗣源进行几场小规模战事,由对方夺回了一些失地,而被迫后撤数十里,总体来说,双方还是胜负掺半,目前仍是一个僵持的局面。

        而本来坐镇成德军的后唐宿将李嗣恩伤重命危,所部军旅相对伤亡惨重。出于战略局势的考量,又以闪击战接连攻陷数地的葛从周,闻知后唐帝君亲征,预判李存勖御驾亲征,也唯有先行挥军杀至镇州,以保住成德军不会为魏朝攻取......

        所以葛从周也更改原来尝试进攻镇州治所真定城等重镇要地的打算,指挥牙军向南撤返,退至大片县城已被攻陷的赵州地界。一边与几路袍泽互通声息,一边等候自家主公亲自挥军杀来,而打响这一场恐怕要在昭义、成德、乃至横海、魏博...等河朔大片疆土燃起战火的会战。

        沙场点兵,出征在即。经过检阅的十万将士轰然领命,声震长空。而出京畿方面之外,再加上从附近军司调动的偏师,这次由李天衢亲自统领的大军,便达十五万之众。

        然而临行前夕,李天衢又收到一则军情,他闻讯之后,却面露冷笑,而喃喃念叨:

        “那边也要出兵,要趁火打劫,这固然是对我朝有利,可那个人至少眼下,到底还是贼心不死啊......”

        bq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8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