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viypr"></i>

    <i id="viypr"></i>
  • <i id="viypr"></i>

      <span id="viypr"></span>

      书海小说网 > 民间禁忌怪谈 > 第五百一十四章 断崖口

      第五百一十四章 断崖口

        黑衣覆盖之下是一副发黄生斑的人骨,头部的青面獠牙更是面具所致,由于这假人被绳索悬挂在树上,所以当风吹动之时会左右摇摆不定,所以才会让人觉得它是在林中飘荡,依我看来这应该就是五蛊门弟子用来唬人之物,目的就是为了不让这附近的村寨百姓进入其中。

        探完虚实后我回到松果刚布等人面前,将情况告知众人,这时众人才长舒一口气继续赶路,随着步伐不断迈进,我们又在林中发现数具悬挂着的尸体,怪不得这林中不曾有任何野兽出没,估计都是被这假人给吓唬住了。

        虽说林中悬挂的是假人并非邪祟,可衣衫之下却是真正的人骨,由此可见这五蛊门当真是害人不浅,而这些白骨主人应该也是无辜的村寨百姓。

        在发现最后一具人骨之后我们又步行约莫三五分钟便走出密林,原以为会豁然开朗,可没想到眼前竟然是一座诡谲奇异的高山,这座高山高度数百米左右,两侧连绵不绝,中间则是一道宽度约为两米左右的狭窄道路,这道路最多可供三人同时通过,牛马尚可通行,但车辆决计无法进入其中。

        行至山前我转头看向其中,只见这高山就好像被生生劈开一般,中间缝隙从山顶一直蔓延到山下,头顶更是只显露出一线天际。

        “这大自然当真是鬼斧神工,没想到此处竟然能够见到如此奇绝的山势,桑塔兄弟,这座高山叫什么名字?”李苍南转头看向桑塔于科问道。

        据桑塔于科所言此处高山名叫断山,源于这道山间缝隙而得名,中间的缝隙被称作断崖口,奇绝险要,是古代兵家必争之地,而要想进入五蛊门必须从此穿过才行,这两侧山峦约莫数百里长度,山势险峻,除此之外再无法进入五蛊门。

        听桑塔于科说完之后我暗自点头,就在这时一股阴风袭来,随即地下开始升腾起阵阵白雾,见状我立即从腰间抽出夜明,冷声道:“这里阴气浓重,难不成有邪祟出没?”

        话音刚落我目光扫向四周,突然发现有不少发黄的人骨露出地面,见到这一幕我心头一震,连忙看向桑塔于科,问道:“桑塔兄弟,此地为何有如此众多人骨,难不成都是这五蛊门弟子所杀?”

        桑塔于科听我说完后低头看了一眼地面上露出的人骨,随即摇了摇头,说这些虽说是苗疆百姓的人骨,但是却与五蛊门没有丝毫关系,先前他听村中老一辈人讲起过,上百年前当地官员为了让生苗百姓接受汉化,便对其进行劝说,可生苗百姓不从,于是便遭到官兵镇压,生苗百姓手无寸铁又岂能打得过有洋枪洋炮的官兵,最终兵败被迫退守断崖口,由于断崖口位及天险,而且中间空隙极小,为了让其他生苗百姓得以存活,所以生苗之中的热血之士便堵在了断崖口,一时之间官兵无法通过,只得杀光堵在断崖口的生苗百姓,尸体堆积成山,最后变成了森森白骨,在后来官兵退去之后生苗百姓便在此建造了一座万骨坟,只是后来经过百年风雨洗礼,埋葬的尸首才会重见天日。

        听桑塔于科说完之后我恍然大悟,随即疑惑问道:“桑塔兄弟,当年为何这些生苗百姓不愿接受汉化,若是接受的话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

        桑塔于科毕竟年龄尚幼,对于当年发生的事情不甚了解,在我问完之后他无奈摇头示意不知,这时松果刚布长叹一声,沉声道:“每个部族都有每个部族的生活习惯,这些生苗百姓不愿意接受汉化也是在情理之中,其实举个例子就比较好理解了,好比外国人侵占咱们国家,还要让你接受他们的文化改成他们的国籍,如果是你你愿意吗?”

        “当然不愿意,老子就算是死肯定也不能当亡国奴。”李苍南抢先说道。

        “没错就是这个道理,生苗百姓因为跟汉族文化不同,所以他们也不想接受汉化,故此才会发生这种事情,其实谁也没有错,错的只是那个时代罢了。”松果刚布无奈说道。

        “原来是这么回事,行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还是赶紧进入断崖口吧,若是等到天黑恐怕就更危险了。”我看着松果刚布等人说道。

        众人听后点点头,随即便跟随桑塔于科进入断崖口中,由于此地常年受不到太阳照射,所以内部十分潮湿,而且异常阴冷,我们跟随桑塔于科大概行走了有数分钟之后便看到眼前出现一道分叉路口,桑塔于科说其中一条通道可以通往山外,另外一条通道是死路,也就是五蛊门所在之地,桑塔于科选择其中一条路之后便钻入其中,而我们则是紧随其后。

        步行没多久我们就看到不远处出现一道山门,山门前正有四名弟子看守,这四名弟子看上去年纪大概在二十多岁的样子,四人身上穿的衣衫各不相同,分别是青赤玄黄四色,在他们的胸口位置绣着的图案也不相同,青衫为蛇、赤衫为蜈蚣、玄色为蟾蜍、黄杉为蝎子,看样子这应该就是五蛊门中的其中四门,而按照五行五色来分析应该还有身穿白衫的弟子,他们胸口所绣图案应该是蜘蛛,五种动物加起来便是五毒。

        “桑塔兄弟,以前你跟五蛊门的弟子打过交道吗?”松果刚布将探出石壁的脑袋撤回看向桑塔于科问道。

        桑塔于科闻言摇摇头,说他虽然来过此处但是却从未进过五蛊门,不过据先前进入五蛊门的村寨百姓所言,这五蛊门中一共有六道分叉路,其中一道通往主堂,也就是门主所在之处,其他五条通道通往分堂,也就是五毒堂堂主和弟子的居住和炼制蛊毒的地方。

        “桑塔兄弟,这五蛊门的五位堂主平日里关系如何,你清楚吗?”我看着桑塔于科问道。

        “不太清楚,不过好像关系不怎么密切,毕竟他们炼制的蛊物不同,所以存在竞争关系,而且我听先前来过的村寨百姓说他们每年还会举行一次比蛊,也就是将自己一年之内炼制的最厉害的蛊虫拿出来与其他几位堂主炼制的蛊虫比试,获胜的人便会获得丰厚的奖酬。”桑塔于科看着我低声道。

        听桑塔于科说完之后我心中大喜,既然关系不密切那就必然心有隔阂,越是这样他们越不团结,也就更加有利于我们混入其中,想到此处我看着松果刚布说道:“刚布大哥,桑塔兄弟还是个孩子,若面对五蛊门弟子恐怕心中胆怵,除此之外只有你会苗语,所以你能不能头前带路?”

        松果刚布听后点点头,随即便带领我们几人绕过石壁朝着五蛊门方向走去。

        就在我们距离石门还有七八米远的距离时一名身穿玄色衣衫的弟子将我们拦住,冷声道:“站住,你们几个是干什么的?”

        见其说的是汉话,我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落了地,缓和一下心绪后上前一步说道:“我们是苗寨百姓,此次前来正是为了给各位堂主送螯虫。”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8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