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viypr"></i>

    <i id="viypr"></i>
  • <i id="viypr"></i>

      <span id="viypr"></span>

      书海小说网 > 从武学专用版作弊器开始 > 第二四四章 归营

      第二四四章 归营

        在江尚这儿没讨着便宜,朱雀第二天就带着人把货运了回去。

        人手都是现成的。

        除了白莲教自家的商行,又在红叶坊市请了三个商行,总算凑够了人手,带着货离开。

        江尚说的话,朱雀并没有全信,但也没有不信。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但青阳城有武圣坐镇这件事却是不用质疑的。

        所以她已经没有足够的处理权限。

        否则即便她是白莲教内的四大法王之一,无端招惹一个武圣,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白莲教中发展这么多年,说实话真不缺一位大宗师,没了她,第二天就有人顶上朱雀法王的位置。

        所以一个陌生的武圣插手其中,一切都要从长计议。

        好在如果真如江尚所说,镇妖关那边已经开始通商,那么她这次能带回去以往八成的货,已经是大功一件。

        至于先行者,他帮忙守在红叶坊市四个月时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更别说这几个月的时间,他帮忙出面解决了好几起暴力冲突。

        之前被童莲解决的商行负责人的事后报复,也被他轻而易举地解决。

        据说还跟一个远道而来的大宗师交过手。

        因此江尚承他一个人情,答应他未来可以在合理范围内帮他做一件事。

        嗯,以袁干爹的名义。

        这家伙也不知是不是一根筋走到底,非得认为袁不为突破了武圣,拉都拉不回来。

        江尚想了想,也就不打击他了。

        于是先行者满意而走,又开始了他的散人生涯,准备去别处为白莲教散播威名。

        另外,躺了好几年的某位候补咸鱼圣女也没逃脱顶头上司的魔爪,被抓了壮丁。

        走的那天,西西泪眼波娑地拉着童莲的手,伤心地说自己还没睡到她,怎么能走呢。

        于是还有点不舍的童莲果断挣开她的手。

        并且转头向先行者建议,西西圣女为教中尽忠的心思天地可鉴,神明可知,请务必派她到最危险,最能为教中出力的地方,卖得毫不犹豫。

        先行者表示会好好考虑她的建议,一巴掌拍晕了不愿离开的西西,扛着就走了。

        江尚并没关注这些琐事,而是去了一趟海山家。

        然后以火灵珠助他调理真气,纯化气血,凝练神意,最后总共消耗一百零八颗火灵珠,让海老伯的精气神都达到一个巅峰状态。

        当然,并没有突破大宗师的境界。

        不过江尚也没打算让他强行突破,而是让他保持一个最好的状态,好好活着。

        因为青阳城的所有事情都告一段落,海老伯要出发为他娘守墓等人了。

        江尚可不想他守着守着,还没见到袁干爹就因为旧伤复发突然嗝屁了。

        到时候袁干爹没见到人,一个想不开,就直接把自己埋了,他找谁说理去啊。

        海老伯也知道自己使命深重,没有推辞江尚的好意。

        待调理好身体后,他就将手下的那股主人最后一支力量全盘交出。

        这都是袁不为这十几年来暗中收服的武者力量。

        里面曾经有董则成这般的江洋大盗,绝无相这样的武道宗门弃徒,还有他这样的苟延残喘的老不死。

        人数不多,也就十几个先天武宗的样子。

        他们并不在青阳城,而是潜伏在整个扶风府,甚至整个雍州之中。

        他们各自发展了数年乃是十数年,手上都有一支力量所在。

        一旦集中起来,同样能起到不少的作用。

        不过人离得远了,感情自然会淡。

        所以海山直言,这是最后的手段,也是主人留下的一条退路。

        当然,现在对于江尚来说,他们都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加起来比不过他手下的一条青蛟。

        不过未尝不能作为一步闲棋,反正又不用他操心。

        最后,江尚为绝无相推演功法,总算补齐了他的后续功法。

        当年他被神刀门逐出山门,偷偷带走七绝刀中的一式,可自身功法却只有上半部。

        这些年他的实力之所以增长不快,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功法缺失,只能靠着领悟七绝刀来进步。

        所以江尚为他补全功法,他才算真正有了未来进阶大宗师的可能。

        安排好一切,江尚又在红叶坊市停留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他以青阳城为中心,走遍了方圆三百里的所有奇峰山谷,河流险境。

        最终还是没有找到袁干爹半点踪迹。

        果然就如袁干爹所说,他不会让任何人找到他。

        江尚虽有些失落,但也不失望。

        若说找人的话,他一个人自然力所不及,可若是再加上镇魔司的话,就不一样了。

        所以江尚准备回晨曦训练营。

        以最快的速度毕业,然后走马上任,用官方力量来干私人事情。

        现在的他就算被识破,他自信大夏当中或许有能败他之人,但制住他的人,应该是没有了。

        围攻另说。

        吼!

        这一天。

        青阳城的所有居民,都隐隐听到一声龙吟,不少人还信誓旦旦地说自己见到了一条青色的巨龙。

        江尚骑在青蛟之首,狂风听它号令,风波平息于身前。

        他面色无喜无悲,视野前方,一道淡蓝色光幕展开。

        ————

        【客户:江尚】

        【武学:三圣拳·山崩(圆满),三圣拳·蹈海(圆满),三圣拳·破虚(圆满),生死诀(生死锁*999),先天无极经(三千年道行),朝天一剑(圆满),黑煞极功(圆满)↑】

        【财富点:2345】

        ————

        【累计兑换财富点:6643/10000】

        【推演次数:0】

        【构建次数:1】

        这便是他现在的状态。

        五百多万的血丹,江尚卖出去近五百万,也就是得到了一千三百多万两现银。

        至于为何不是市场价,因为为了卖快点,他打折了,量大从优。

        最后这一千多万银子全都别他兑换成了财富点,得到了十三次推演次数和一次场景构建次数。

        接着。

        三圣拳再增一式破虚。

        这是一门能打破虚空,照见神明的拳法,即便是在武圣境界,也丝毫不比其他绝学差上多少。

        再多就没有了,推演也推演不出来,似乎三圣拳只有三式。

        嗯,三式刚好对应海陆空三个环境。

        大概这就是一招鲜吃遍天下。

        黑煞真功则是用过一次推演机会后,变成了黑煞极功。

        和之前相比多了一门爆发秘技,可以将日常提炼的黑煞真气一次性爆发,威力极大。

        自此这门潜力耗尽,无法再推演。

        而雾隐诀则是在他用过五次推演机会之后,直接从雾隐诀变成生死决,同时生死锁涨到九百九十九枚。

        在他的刻意引导下,如今的生死锁没有进化到他记忆中的群攻神技,反而增强了控制的效果。

        若是九百九十九枚生死锁全出,即便是控制一个武圣,在江尚感应中,应该也是有作用的。

        特别是配合九尾血脉的神通,若是有个武圣心甘情愿地配合,说不定还真能控制其生死。

        那么武圣之下,就更不用说了。

        一锁一个准,心念一动,保管脑袋爆开。

        另外多出来的九百枚生死锁,一枚五十财富点,花费四万五千财富点。

        而先天无极功则是用了剩余的八次推演机会。

        这八次推演并没有增加先天无极功的特质,反而像是再次打破了某种极限,从先天无极功变成了先天无极经。

        一个字之差,但两者威力却天差地别。

        江尚能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功法路线又变得更加复杂,体内的真气每天都在转化成新的真气。

        不,现在应该叫做真元。

        这是比先天阶段的真气更上一层的力量。

        而三千年道行自不用多说,在洞天环境下,一年道行四十五财富点,堪称童叟无欺。

        多增加的两千年道行花了他九万多的财富点,自此他从镇妖关一行中得到的全部财富再次挥霍一空。

        换来的就是他九尾妖圣血脉彻底成熟,甚至在源源不断的真元喂养下,血脉似乎进入了另一个玄之又玄的阶段。

        或许那就是所谓的大圣。

        只不过现在只是一个萌芽。

        这到底是不是大圣,还有待商榷。

        妖族重血脉传承,只要血脉不断进化,功力境界什么的都会跟着自动提升,直至血脉的源头。

        至今江尚都没遇过瓶颈。

        这让他十分怀疑自己体内的妖族血脉可能发生过意外,变异了。

        不然的话,他娘当年要有这么强的血脉,还会被他便宜爹骗到手始乱终弃嘛。

        恐怕早就被天狐一族密切保护起来,甚至请妖圣出手都在所不惜。

        可惜往事已深埋历史。

        当事人都变成了白骨,江尚也没想过去探究什么。

        反正对他无害就行了。

        没有瓶颈就没有瓶颈吧,谁还会嫌弃自己是个天才呢。

        三千年道行外加成熟的妖圣血脉。

        现在的江尚安全感十足。

        ……

        两个时辰后。

        在空中直达,速度近音速的青蛟牌飞机的风驰电掣下,已经能看到远处升起的炊烟。

        那里是晨曦镇。

        江尚从蛟首上跳下,虚空就好像他家的地板一样,骤然在脚下凝实,没有一点飘忽的感觉。

        “回去吧。”

        江尚拍了拍青蛟的头。

        其实他完全可以自己飞过来,但是自己飞,哪有骑着坐骑爽。

        青蛟虽算不得真龙,但也算是真龙之形。

        骑乘龙首,那是少年曾经的梦想啊。

        就在江尚暗暗感叹之时,突然前方传来一声暴喝:

        “大胆妖兽,竟敢出现在这里,当我镇魔司无人乎?”

        话音还没落下,就是一道青色激光射来。

        江尚一脸懵逼。

        这是啥?

        空中管制?

        那道青色激光速度极快,待到近了时才看清其真形,竟是一把青色的油纸伞。

        激光愈近,油纸伞渐渐撑开。

        就见天地间风云变化,竟也有一把青色大伞缓缓张开,遮蔽了天地,方圆十数里,尽被包围。

        与此同时,天火骤降。

        伞下一团团青红色的火焰坠落,就像一颗颗小小的陨石。

        江尚还是第一次直面修行者的手段。

        人还未至,攻势已经如此威隆。

        这把伞应该就是修行者的灵器了吧,应该还有隔绝空间的作用。

        江尚手掌轻拍躁动的青蛟,自己却是纹丝不动。

        那些火焰陨石竟是不能近他百米之内。

        然后他手一抓,就见虚空震荡起来,本来封锁虚空的灵器大伞更是摇摇欲坠。

        最后它痛苦呻吟一声,大伞强行被收拢,虚空之中显露的异象也全都消散。

        江尚拎着把油纸伞,背负着一只手,就像去踏春游玩一般,表情闲适淡定。

        而大伞的主人是一个气质成熟,容貌美艳的中年美妇。

        可她身上却是简单的粗布麻衣,灰扑扑的,很老气,和她现在的气质完全不搭。

        不用说,又是一个隐藏在民间,自得其乐的高人。

        大概扮演的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太。

        美妇人见到江尚一招就收服了她的灵器,座下青蛟又如此乖巧,哪能不明白遇见了前辈高人。

        她隔空盈盈一礼,显得不卑不亢道:

        “晚辈见过前辈,此地乃是镇魔司禁空,前辈不知为何不请而至?”

        江尚面露恍然之色:“这里不让飞吗?”

        美妇不禁松了一口气,江尚这副态度应该不是来找麻烦的,大概真的是无意中闯入的。

        她点点头道:“此地禁空,只有镇魔司才能通过。

        刚才见前辈座下灵兽,没有任何通知就飞了进来,晚辈以为有妖兽闯入,这才出手,若是冒犯,还请前辈恕罪。”

        江尚摆摆手道:“没事没事,不知者不罪。你不知道我不怪罪你,我不知道也就不怪罪我。”

        江尚想了想,一指点在青蛟头上,就见它头上的独角上蓦然多了一行字。

        “此物有主,打扰之处,请多原谅。”

        “可以了。”

        “回去吧,遇到人打你,就把角上的字给他看。”

        江尚交待一句,就让青蛟原路返回红叶坊市。

        而一旁美妇人不由面露诧异之色。

        她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好说话的前辈。

        就见她心中的前辈突然挠了挠头道:

        “其实你不用叫我前辈,我是训练营的学员,过来坐飞舟回训练营的。”

        “哦,那边赶过来的也是镇魔司的人吧,我就不打扰你们叙旧了。”

        江尚手上把散一甩,人已经消失。

        而美妇人呆呆地接过自己的油纸伞,脑海中好似有雷霆闪过。

        训练营学员?

        玩呢?!

        不多会儿。

        另一边就有个满脸络腮胡的壮汉拎着一把门板似的巨剑飞了过来。

        “葵儿,我来助你!”

        “嗯?妖兽呢?”

        壮汉看着空荡荡的天空,蓝天白云,分外安静。

        美妇人终于回过神来,一脸生无可恋:

        “他说是学员?他怎么会是学员?”

        “那他才多大啊?”

        壮汉听了个寂寞,不由嘟囔道:“葵儿,你在说什么啊?”

        美妇人瞟了一眼壮汉,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加了一句。

        “我再说一遍,不要叫我葵儿,我们不熟。”

        “好的葵儿。”

        壮汉从善如流,然后一拍大剑道:

        “想知道他是谁,咱们去训练营问一下不就知道了嘛。要是他是冒充的,咱们也好给训练营提个醒。

        这么一个人物想要混入训练营,定是所图非少。

        不过我猜他可能说的是真的,否则他何必留你活口。”

        美妇人愣了一下,看着一脸自信的壮汉,心中腹诽。

        我要是被干掉了,你还挺高兴是不。

        她面无表情地点点头道:

        “你说的不错,不过再等会儿。”

        “为什么?”

        “我可不想和他坐一趟飞舟,我怕。”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81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