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viypr"></i>

    <i id="viypr"></i>
  • <i id="viypr"></i>

      <span id="viypr"></span>

      书海小说网 >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 三五四章 绣花针(求订阅)

      三五四章 绣花针(求订阅)

        路上,苏御又遇到几拨人族修士,他们似乎也知道盏夜山的存在,所以选择绕远路,免得和那里的大妖撞上。

        偶遇一个鬼鬼祟祟的小老头,此人金丹境修士,却比寻常的六境七境还小心谨慎,苏御现身之后,和对方聊了会。

        老头叫任重,山泽野修,苏御总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哪里听到过,仔细回忆才想起,这老头已经进入洞天战功榜前一百名,一个野修就靠自己一个人,身上背了三万多战功。

        这绝对是个人才。

        老头虽然不知道苏御身份,但心思透亮,知道苏御的境界绝对在他之上,而且大家既然都是来杀妖的,那就是同道中人,所以知道什么就说什么。

        与任老头闲聊下,苏御这才知道,妖君黄裳麾下突然冒出这么多元婴大妖,是有原因的。

        这些妖物在初临西域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厉害,但是他们会四处寻找灵山大脉,疯狂汲取灵气,以至于短时间得到巨大的提升,涌出一大批元婴妖修。

        如果放任他们继续这样下去,接下来还会出现更多的高阶妖修,到最后,整个西域的灵山将被汲取一空。

        一座灵山的诞生,短则百年,长则数千年,一旦灵气殆尽,山根也会随之崩塌,永远不能被修复。

        任老头告诉苏御一个诀窍,只管满西域的跑,但凡是座灵山,一半已经被妖物占据,而且还都是境界不俗的大妖,至于妖君黄裳的下落,谁也不知道。

        盏夜山的那个元婴妖修行刑,对于苏御来说小菜一碟,杀了他立即就回成都的话,似乎很耽误功夫,正好任重积攒了足够的战功,此番正要打算去洞天一趟,苏御干脆托付他给成都带个话,就说:苏御不回去了。

        交代完,苏御就走了,留下任老头一个人呆愣愣的杵在原地。

        苏御?他就是霞举洞天的主人?不是吧,这么年轻?

        自己虽然不知道苏御的样貌,不过倒是听不少人提起过,说是那位仙师天人之姿,俊逸不凡,正好和眼前的少年对上号了。

        人家既然敢让我给秦大将军带话,应该是错不了了。

        任老头隐去身形,开开心心返程,自己可是给苏御送过信的,就凭这一点,到了洞天应该会点有优待吧?

        整个盏夜山,有灵峰十余座,从山脚到山顶,遍布妖物,粗略一算,怕不是有三四千之多。

        可惜自己没有金箍棒,否则的话,将棒子变大,山东坡滚一圈,山西坡滚一圈,能碾死不少。

        施展隐身术,苏御进入山中腹地。

        能阴人尽量阴人,谁有功夫跟你光明正大的打啊?

        大妖行刑的位置非常好找,哪座灵峰的灵气最少,那里的妖物肯定最狠。

        行刑不在山顶,不在山腰,而是在山中的一个洞窟之中。

        看样子,洞窟应该挖开不久,杵在那里面,更接近灵山山根,汲取也更加方便。

        苏御施展望气术之下,基本已经确定,这座灵峰的山根已经损坏,基本上是完蛋了,

        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便宜你呢?

        “汲取!”

        刹那间,这座灵峰的灵气消失殆尽,被苏御一口气吸入气海穴,转化为自身灵气。

        他现在是元婴境,汲取一座灵峰的灵气,跟吃了几颗花生米似的,不顶饱。

        行刑本来坐在洞窟内打坐修行,突然间感应到身边的灵气变化,诧异起身手掌贴地,仔细查探半晌后,他迷糊了。

        不对呀,这座灵峰至少还有一少半的灵气没有被自己汲取,怎么一下子就没了呢?

        以前可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他完全没有怀疑是有人搞鬼,因为他还没听说过有人能瞬间将灵气汲取一空的。

        琢磨半天琢磨不出个道道来,行刑沮丧的走出洞窟,去往另一座灵峰。

        赶走那座灵峰上的群妖后,行刑双手变化为一双黑色巨爪,一会功夫就挖出一条通往山心的通道。

        苏御这时候才看穿了对方的真身,穿山甲?爷爷呢?你什么时候成反派了?

        跟随对方进入洞窟,眼瞅着行刑以利爪在洞中划出一幅怪异的符文,然后盘坐正中,打算接着汲取山根灵气。

        直到这个时候,苏御都没看到对方的仙剑。

        他可是冲着剑来的。

        于是他来到对方身后,和光同尘冷不丁的架着行刑脖子上:

        “打劫的,交剑不杀。”

        行刑浑身一震,视线向下,看到脖子上横着的那柄仙剑后,意识到自己被人胁迫了。

        丝丝缕缕的剑气环绕在他周围,像是重重锁链一样,让他一动都不敢动。

        他知道,动一下,就会挨一道剑气。

        “大佬要什么剑?”

        苏御道:“你的本命剑。”

        行刑道:“大佬怎么知道我有本命剑?”

        他很少出剑,自认为见过自己本命剑的人不多。

        “呵呵.......”苏御在他喉咙上轻轻一划,顿时血流如注,“别跟我废话,你以为我看不到你的元神打算遁地逃走吗?你逃一个试试看?”

        行刑顿时心叫完蛋,他本想拖延时间,然后悄无声息的以元神遁走,没想到这都能被对方发现?

        但是他也知道,一旦交出本命剑,自己肯定死路一条。

        “大佬先放了我,我就给你剑,不然的话,我死也不给。”

        苏御查探不到对方的本命剑藏在哪个窍穴,如果直接杀人的话,本命剑失去主人会瞬间跑路,苏御不认为自己有飞剑跑的快。

        那就只能麻烦一点了,

        苏御心念一动,和光同尘的仙剑神通展开,在洞窟内打造出一方微型剑池,将方圆之地彻底与外界隔绝。

        然后干脆利落的一剑将行刑解决,斩碎神魂之后,一缕细微不可察觉的剑光一闪,朝着剑池壁垒冲去。

        叮的一声,剑光四射,行刑的本命剑无法冲破剑池屏障,只好在周围四处乱窜,速度之快,苏御眼神都跟不上,更别提抓住了。

        本命字“易”出现在脚下,苏御这才感觉好了点,双手不停追寻着剑光四处乱抓,每一次都差之毫厘。

        这特么的,这要费大功夫了。

        苏御不想以和光同尘去追,生怕坏了那柄仙剑的品质,目前来看,这柄仙剑的品质相当不错,起码就速度而言,不比和光同尘差多少。

        无奈之下,苏御只好不断缩小剑池范围,这样一来,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随时都可能挨一剑。

        这小玩意速度太快了。

        果然,随着剑池壁垒越缩越小,那柄飞剑一不小心刺入苏御胸口,苏御完全来不及躲闪。

        好在水秀山明袍将其挡下,苏御第一时间运转法袍上的山根水运将仙剑包裹。

        待到仙剑挣扎半晌之后,似乎放弃抵抗,苏御这才小心翼翼的以双指将其拈在手里。

        这是飞剑?

        这不就是一根绣花针吗?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781xs.com